Browsed by
作者:陈皓

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君子修身养德,不以穷困而改志
bash代码注入的安全漏洞

bash代码注入的安全漏洞

bashbug很多人或许对上半年发生的安全问题“心脏流血”(Heartbleed Bug)事件记忆颇深,这两天,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毁灭级”的漏洞——Bash软件安全漏洞。这个漏洞由法国GNU/Linux爱好者Stéphane Chazelas所发现。随后,美国电脑紧急应变中心(US-CERT)、红帽以及多家从事安全的公司于周三(北京时间9月24日)发出警告。 关于这个安全漏洞的细节可参看美国政府计算安全的这两个漏洞披露:CVE-2014-6271 和 CVE-2014-7169

这个漏洞其实是非常经典的“注入式攻击”,也就是可以向 bash注入一段命令,从bash1.14 到4.3都存在这样的漏洞。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安全问题的症状。

Shellshock (CVE-2014-6271)

下面是一个简单的测试:

$ env VAR='() { :;}; echo Bash is vulnerable!' bash -c "echo Bash Test"

如果你发现上面这个命令在你的bash下有这样的输出,那你就说明你的bash是有漏洞的:

Bash is vulnerable!
Bash Test

简单地看一下,其实就是向环境变量中注入了一段代码 echo Bash is vulnerable。关于其中的原理我会在后面给出。

很快,CVE-2014-6271的官方补丁出来的了——Bash-4.3 Official Patch 25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70 人打了分,平均分: 4.90 )
Loading...
互联网之子 – Aaron Swartz

互联网之子 – Aaron Swartz

Aaron_Swartz_profile 1986年11月8日,有个叫Aaron Swartz的人在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州出生。因为他父母创办了一个软件公司,所以,Aaron在3岁的时候就接触到了电脑,然后就着迷了。

我们先通过Aaron Swartz 的青少年时期来看一下他是怎么样的一个天才:

12岁的时候Aaron就创建了一个类似于Wikipedia式的网站(那时还没有Wikipedia),13岁的时候,Aaron赢得为年轻人而设,创作教育及协同非商业网站的ArsDigita Prize比赛首名。 奖品包括参观麻省理工学院及与网际网路界的知名人士见会。

14岁的时候,他就成为了RSS1.0的开发组的一员。(后来,他和 John Gruber一起开发了Markdown)

15岁的时候,进入W3C的 RDF 核心工作组,并写了RFC3870——这个文档描述了一个新的media type – “RDF/XML“,用于定义互联网上的“语义网络

17岁进入斯坦福大学,1年半后,18岁的时候因为受不了教条式的教育缀学,并通过Y Combinator公司的夏季创办人计划成立Infogami软件公司,在那里,他设想了一个Wiki平台来实现他的Internet Open Library——一个开放的网络图书馆。并写了著名的web.py 开发框架。但他觉得自己太年轻,还要有一个合伙人,于是Y Combinator建议他和Reddit合并。于是他在19岁的时候成了Reddit的创始人

虽然Reddit不挣钱,但是相当火,当他20岁的时候(2006年10月),他们把Reddit卖给了Condé Nast出版社,据说挣到了百万美金。然后,他去了这家出版社工作,受不了办公室的那种工作环境,2007年1月离职。

但是,你能想得到这么天才的一个人,于2013年1月11日自杀了么?那年他才26岁。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94 人打了分,平均分: 4.89 )
Loading...
谜题的答案和活动的心得体会

谜题的答案和活动的心得体会

我于2014年8月3日周六的上午在微博、twitter、CoolShell上发布了一个和程序员有关的解谜题的活动——【活动】解谜题送礼物。我使用了二级域名fun.coolshell.cn做为这次活动的页面。

截止这篇文章发布的时候,fun.coolshell.cn的访问量UV大约有4万左右,通关人数大约有200人,但因为在活动的第二天网上就出了一些答题攻略,通过分析,实际靠自己能力通过的人数在130人左右。通过率大约不到4‰的样子。

在这里我把整个谜题和做这个活动的东西写一下,算是给自己的一个总结。

谜题的答案和花絮

fun.coolshell.cn上一共有十道谜题,要设计这些东西还真是费尽脑汁,这让我对那些设计谜题式游戏的人相当敬佩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47 人打了分,平均分: 4.70 )
Loading...
【活动】解迷题送礼物

【活动】解迷题送礼物

首先,先跟大家道歉一下最近CoolShell大约长达一个多月没有什么更新,原因主要在于,我去看世界杯去了,这一个月的世界杯熬夜看球使我的精力不佳,导致世界杯结束后的几个星期也没有缓过来,所以没有更新什么文章。好多朋友写邮件或是在微博上at我催我更新,所以有点惭愧了。

精神不佳我就不写文章了。于是,世界杯过后,我每天都会抽出每天晚上和周末的一些碎片时间,我仿照一些前端过关的游戏,做了几个和程序员有关的迷题,也是要通关的,不过和前端知识没什么关系。这个游戏我放到了下面这个二级域名下。

http://fun.coolshell.cn/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玩玩。通关的同学我会送你们《Unix环境高级编程(第三版)》(感谢@出版圈郭志敏 赞助)或一个马克杯(感谢@linux命令行精选网 赞助)),因为奖品数量有限,所以,我会送给前十个通关的同学(后面通关的我会随机抽几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40 人打了分,平均分: 4.55 )
Loading...
开发团队的效率

开发团队的效率

我之前写过一篇叫《加班与效率》的文章,从概念上说了一些我对“效率”的认识,但是那篇文章趋于概念化,对于一些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环境的同学来说,可能会觉得太抽象了。很早以前就想写一篇更具体一点的,可执行的文章与《加班与效率》这篇文章相辉映,并再把我两年前在杭州QCon上的那个鼓吹工程师文化”的《建一支强大的小团队》(新浪微盘)的观点再加强一下。

但是我遇到了一些思维方式上的麻烦——我讲的总是从我的经历背景出发,没有从其它人的经历背景来讲。这就好像,我在酷壳里说了很多东西(比如:专职的QACode Review很重要编程年龄创业的Rework的……),有好些人觉得是不可能甚至太理想,其实我说的那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也是我所经历过的。于是,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眼界,造成了——有些人不理解我说的,而我也不能理解他们所说的。

所以,过去的这段时间我一有机会就找一些人交流并观察一些身边的事情,并去试着跟从和理解那些我不能理解的东西。现在觉得差不多了,所以,写下了这篇文章。(但越是去理解对方,我就越坚持我的观点,所以这篇文章可能还是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形,无所谓了)

本文不讨论任何业务上的效率问题,只讨论软件开发或是软件工程中的效率问题。虽然产品和业务上的效率问题是根本,但是因为本文不是拉仇恨的,我也不想混在一起谈,所以请原谅我在这里先说开发团队的,以后重新开篇文章专门谈产品和业务的。

我下面会罗列几个非常典型的开发方式——软件开发中的“锁”接力棒式软件开发保姆式软件开发WatchDog软件开发故障驱动式软件开发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95 人打了分,平均分: 4.79 )
Loading...
TCP 的那些事儿(下)

TCP 的那些事儿(下)

这篇文章是下篇,所以如果你对TCP不熟悉的话,还请你先看看上篇《TCP的那些事儿(上)》 上篇中,我们介绍了TCP的协议头、状态机、数据重传中的东西。但是TCP要解决一个很大的事,那就是要在一个网络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动态调整自己的发包的速度,小则让自己的连接更稳定,大则让整个网络更稳定。在你阅读下篇之前,你需要做好准备,本篇文章有好些算法和策略,可能会引发你的各种思考,让你的大脑分配很多内存和计算资源,所以,不适合在厕所中阅读。

TCP的RTT算法

从前面的TCP重传机制我们知道Timeout的设置对于重传非常重要。

  • 设长了,重发就慢,丢了老半天才重发,没有效率,性能差;
  • 设短了,会导致可能并没有丢就重发。于是重发的就快,会增加网络拥塞,导致更多的超时,更多的超时导致更多的重发。

而且,这个超时时间在不同的网络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办法设置一个死的值。只能动态地设置。 为了动态地设置,TCP引入了RTT——Round Trip Time,也就是一个数据包从发出去到回来的时间。这样发送端就大约知道需要多少的时间,从而可以方便地设置Timeout——RTO(Retransmission TimeOut),以让我们的重传机制更高效。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好像就是在发送端发包时记下t0,然后接收端再把这个ack回来时再记一个t1,于是RTT = t1 – t0。没那么简单,这只是一个采样,不能代表普遍情况。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45 人打了分,平均分: 4.98 )
Loading...
TCP 的那些事儿(上)

TCP 的那些事儿(上)

TCP是一个巨复杂的协议,因为他要解决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又带出了很多子问题和阴暗面。所以学习TCP本身是个比较痛苦的过程,但对于学习的过程却能让人有很多收获。关于TCP这个协议的细节,我还是推荐你去看W.Richard Stevens的《TCP/IP 详解 卷1:协议》(当然,你也可以去读一下RFC793以及后面N多的RFC)。另外,本文我会使用英文术语,这样方便你通过这些英文关键词来查找相关的技术文档。

之所以想写这篇文章,目的有三个,

  • 一个是想锻炼一下自己是否可以用简单的篇幅把这么复杂的TCP协议描清楚的能力。
  • 另一个是觉得现在的好多程序员基本上不会认认真真地读本书,喜欢快餐文化,所以,希望这篇快餐文章可以让你对TCP这个古典技术有所了解,并能体会到软件设计中的种种难处。并且你可以从中有一些软件设计上的收获。
  • 最重要的希望这些基础知识可以让你搞清很多以前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并且你能意识到基础的重要。

所以,本文不会面面俱到,只是对TCP协议、算法和原理的科普。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57 人打了分,平均分: 4.98 )
Loading...
C语言的整型溢出问题

C语言的整型溢出问题

整型溢出有点老生常谈了,bla, bla, bla… 但似乎没有引起多少人的重视。整型溢出会有可能导致缓冲区溢出,缓冲区溢出会导致各种黑客攻击,比如最近OpenSSL的heartbleed事件,就是一个buffer overread的事件。在这里写下这篇文章,希望大家都了解一下整型溢出,编译器的行为,以及如何防范,以写出更安全的代码。

什么是整型溢出

C语言的整型问题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了。对于整型溢出,分为无符号整型溢出和有符号整型溢出。

对于unsigned整型溢出,C的规范是有定义的——“溢出后的数会以2^(8*sizeof(type))作模运算”,也就是说,如果一个unsigned char(1字符,8bits)溢出了,会把溢出的值与256求模。例如:

unsigned char x = 0xff;
printf("%d\n", ++x);

上面的代码会输出:0 (因为0xff + 1是256,与2^8求模后就是0)

对于signed整型的溢出,C的规范定义是“undefined behavior”,也就是说,编译器爱怎么实现就怎么实现。对于大多数编译器来说,算得啥就是啥。比如:

signed char x =0x7f; //注:0xff就是-1了,因为最高位是1也就是负数了
printf("%d\n", ++x);

上面的代码会输出:-128,因为0x7f + 0x01得到0x80,也就是二进制的1000 0000,符号位为1,负数,后面为全0,就是负的最小数,即-128。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32 人打了分,平均分: 4.91 )
Loading...
从Code Review 谈如何做技术

从Code Review 谈如何做技术

(这篇文章缘由我的微博,我想多说一些,有些杂乱,想到哪写到哪)

这两天,在微博上表达了一下Code Review的重要性。因为翻看了阿里内部的Review Board上的记录,从上面发现Code Review做得好的是一些比较偏技术的团队,而偏业务的技术团队基本上没有看到Code Review的记录。当然,这并不能说没有记录他们就没有做Code Review,于是,我就问了一下以前在业务团队做过的同事有没有Code Review,他告诉我不但没有Code Review,而且他认为Code Review没用,因为:

1)工期压得太紧,时间连coding都不够,以上线为目的,

2)需求老变,代码的生命周期太短。所以,写好的代码没有任何意义,烂就烂吧,反正与绩效无关。

我心里非常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我觉得我是程序员,我是工程师,就像医生一样,不是把病人医好就好了,还要对病人的长期健康负责。对于常见病,要很快地医好病人很简单,下猛药,大量使用抗生素,好得飞快。但大家都知道,这明显是“饮鸩止渴”、“竭泽而渔”的做法。医生需要有责任心和医德,我也觉得程序员工程师也要有相应的责任心和相应的修养。东西交给我我必需要负责,我觉得这种负责和修养不是”做出来“就了事了,而是要到“做漂亮”这个级别,这就是“山寨”和“工业”的差别。而只以“做出来”为目的标准,我只能以为,这样的做法只不过是“按部就班”的堆砌代码罢了,和劳动密集型的“装配生产线”和“砌砖头”没有什么差别,在这种环境里呆着还不如离开。

老实说,因为去年我在业务团队的时候,我的团队也没有做Code Review,原因是多样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刚来阿里,所以,需要做的是在适应阿里的文化,任何公司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任何公司的做法都有他的理由和成因,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初来者,首要的是要适应和观察,不要对团队做太多的改动,跟从、理解和信任是融入的关键。(注:在建北京团队和不要专职的测试人员上我都受到了一些阻力),所以跟着团队走没有玩Code Review。干了一年后,觉得我妥协了很多我以前所坚持的东西,觉得自己的标准在降低,想一想后背拔凉拔凉的,所以我决定坚持,而且还要坚持高标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23 人打了分,平均分: 4.85 )
Loading...
C语言结构体里的成员数组和指针

C语言结构体里的成员数组和指针

单看这文章的标题,你可能会觉得好像没什么意思。你先别下这个结论,相信这篇文章会对你理解C语言有帮助。这篇文章产生的背景是在微博上,看到@Laruence同学出了一个关于C语言的题,微博链接。微博截图如下。我觉得好多人对这段代码的理解还不够深入,所以写下了这篇文章。

zero_array

为了方便你把代码copy过去编译和调试,我把代码列在下面:

#include <stdio.h>
struct str{
    int len;
    char s[0];
};

struct foo {
    struct str *a;
};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struct foo f={0};
    if (f.a->s) {
        printf( f.a->s);
    }
    return 0;
}

你编译一下上面的代码,在VC++和GCC下都会在14行的printf处crash掉你的程序。@Laruence 说这个是个经典的坑,我觉得这怎么会是经典的坑呢?上面这代码,你一定会问,为什么if语句判断的不是f.a?而是f.a里面的数组?写这样代码的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还是用这样的代码来玩票?不管怎么样,看过原微博的回复,我个人觉得大家主要还是对C语言理解不深,如果这算坑的话,那么全都是坑。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60 人打了分,平均分: 4.80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