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标签:Linus Torvalds

Linus:为何对象引用计数必须是原子的

Linus:为何对象引用计数必须是原子的

(感谢网友 @我的上铺叫路遥 投稿)

Linus大神又在rant了!这次的吐槽对象是时下很火热的并行技术(parellism),并直截了当地表示并行计算是浪费所有人时间(“The whole “let’s parallelize” thing is a huge waste of everybody’s time.”)。大致意思是说乱序性能快、提高缓存容量、降功耗。当然笔者不打算正面讨论并行的是是非非(过于宏伟的主题),因为Linus在另一则帖子中举了对象引用计数(reference counting)的例子来说明并行的复杂性。

在Linus回复之前有人指出对象需要锁机制的情况下,引用计数的原子性问题:

Since it is being accessed in a multi-threaded way, via multiple access paths, generally it needs its own mutex — otherwise, reference counting would not be required to be atomic and a lock of a higher-level object would suffice.

由于(对象)通过多线程方式及多种获取渠道,一般而言它需要自身维护一个互斥锁——否则引用计数就不要求是原子的,一个更高层次的对象锁足矣。

而Linus不那么认为:

The problem with reference counts is that you often need to take them *before* you take the lock that protects the object data.

引用计数的问题在于你经常需要在对象数据上锁保护之前完成它。

The thing is, you have two different cases:

问题有两种情况:

– object *reference* 对象引用

– object data 对象数据

and they have completely different locking.

它们锁机制是完全不一样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37 人打了分,平均分: 4.16 )
Loading...
Alan Cox:大教堂、市集与市议会

Alan Cox:大教堂、市集与市议会

(感谢网友 @我的上铺叫路遥 投稿)

在网上搜到的Cox大叔于1998年在开源社区写的一篇文章,当时很轰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针对ESR那篇《大教堂与市集》,从中可见Alan在项目管理风格上乃至个人性格上都与ESR、Linus等人不同之处。顺便说一句,Alan现在出于“家庭原因”已经离开了Linux项目,他曾经评价Linus是a good developer but a terrible engineer,甚至在Google+上直接说Linus就是一a*sh**e。不管如何,两位曾经十余年里并肩战斗惺惺相惜的大牛就此分道扬镳还是惹人唏嘘。

言归正传,以下为slashdot收录的英文原文:Cathedrals, Bazaars and the Town Council

以下是一些我对市集模式的想法,我认为这值得分享,这种模式会教你如何完全毁掉一个自由软件项目。我还举了一个我称之为“市议会”(Town Council)效应的实例(虽然那些市议员们可不这么认为,注:此处指Linux项目开发者)。

关于软件开发人员,你必须去了解一些情况。首先要了解的是真正优秀的程序员相对来说并不普遍,不仅如此,在很多其它专业领域里“真正的程序员”和一些捣乱的家伙之间的区别要比“伟大”和“普通”之间的区别要大得多,研究表明生产效率上最好的同其余的比重是30:1。

其次,你需要了解的是一大堆妄想型码农(wannabe programmer)总是善于发表意见。其中很多人患上了一种叫做“流行性热词”(buzzword)疾病,或者对他们“非黑即白”(one true path)的思考方式有着特殊的偏执,网上很多讨论都是廉价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6 人打了分,平均分: 4.44 )
Loading...
Linus:利用二级指针删除单向链表

Linus:利用二级指针删除单向链表

感谢网友full_of_bull投递此文(注:此文最初发表在这个这里,我对原文后半段修改了许多,并加入了插图)

Linus大婶在slashdot上回答一些编程爱好者的提问,其中一个人问他什么样的代码是他所喜好的,大婶表述了自己一些观点之后,举了一个指针的例子,解释了什么才是core low-level coding

下面是Linus的教学原文及翻译——

“At the opposite end of the spectrum, I actually wish more people understood the really core low-level kind of coding. Not big, complex stuff like the lockless name lookup, but simply good use of pointers-to-pointers etc. For example, I’ve seen too many people who delete a singly-linked list entry by keeping track of the “prev” entry, and then to delete the entry, doing something like。(在这段话的最后,我实际上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核心底层代码。这并不像无锁文件名查询(注:可能是git源码里的设计)那样庞大、复杂,只是仅仅像诸如使用二级指针那样简单的技术。例如,我见过很多人在删除一个单项链表的时候,维护了一个”prev”表项指针,然后删除当前表项,就像这样)”

if (prev)
    prev->next = entry->next;
else
    list_head = entry->next;

and whenever I see code like that, I just go “This person doesn’t understand pointers”. And it’s sadly quite common.(当我看到这样的代码时,我就会想“这个人不了解指针”。令人难过的是这太常见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47 人打了分,平均分: 4.55 )
Loading...
对九个超级程序员的采访

对九个超级程序员的采访

原文:《Q&A With Nine Great Programmers》时间有限,我只能粗译,难免错误。

这篇访谈源自2006年,最先发布在波兰程序员 Jaroslaw “sztywny” Rzeszótko (AKA “Stiff”) 的博客上。但是这篇博文现在找不到了。非常感谢他能授权我重新发布这个博文。

在一个炎热无聊的下午,我突发奇想。我想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对那些我非常感兴趣和非常敬重的程序员问10个问题。准备这10个问题我只花了5分钟,这些都是我个人想问他们的问题,所以,我基本上没想太多要问他们什么。最后两个问题和编程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想问题这些人的一些兴趣爱好。另外,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回答我的,这是我第一次做“访谈”,所以,我犯了一些错误,一些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不管怎么样,我得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内容,所以,这对我绝对是一次很有意义的经历。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回了我的邮件,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同意回答我的这些问题,也许在我发布这篇文章后我会得到那些回答,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把这些东西发布了,所以,我可能会更新这篇文章(更新:2006年3月8日,我收到了Bjarne Stroustrup的回信

— Jaroslaw

介绍

  • Dave Thomas – “Pragmatic Programmer”(注:douban) 和 “Programming Ruby”(注:douban) 以及其它一些优秀书籍的作者。 你可以在 这里 读读他对编程的一些想法。
  • Steve Yegge – 他可能并不那么知名,但是他给了很多有意思的回答。他有一个很火的关于编程的 blog,他也是游戏 “Wyvern” 的作者。(陈皓注:他最火的是去年在google+上对google和amazon的吐槽,06年他应该在google了)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21 人打了分,平均分: 4.57 )
Loading...
Unix传奇(上篇)

Unix传奇(上篇)

【本文曾于2007年3月于我在CSDN上的BLOG发布,现在我把其搬到酷壳来,一来是觉得这段历史相当传奇,值得大家再看看,二来也和我在酷壳上发布的一些文章相互链接。】


了解过去,我们才能知其然,更知所以然。总结过去,我们才会知道我们明天该如何去规划,该如何去走。在时间的滚轮中,许许多的东西就像流星一样一闪而逝,而有些东西却能经受着时间的考验散发着经久的魅力,让人津津乐道,流传至今。要知道明天怎么去选择,怎么去做,不是盲目地跟从今天各种各样琳琅满目前沿技术,而应该是去 —— 认认真真地了解和回顾历史。 

Unix是目前还在存活的操作系统的元老了,走过了40年的历程(参看《Unix 40年:Unix年鉴》、《Unix 40年:昨天,今天和明天》)。在技术更新如此迅速的计算机世界的今天,Unix始终保持它那神圣的光环,它那曲折和令人叹息的历史,以及由它引发的思想变革,对当今计算机文化造成的深远影响,这40年所产生的人和事,让它成为了一个传奇,不能不让人为之惊叹。

这是一段所有从事计算机行业人员尤其是软件开发人员需要了解的历史。Unix的传奇历史是整个计算机世界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它对整个计算机世界文化的影响也是最巨大,最深远的。他给人带来的不单单的对过去的回味,更为我们带来了计算机世界的新思潮。

了解这段的历史的人,才能体会计算机世界变迁过程中的是是非非,才能了解计算机世界中的文化,从而才能参与到整个计算机革命的大潮中。希望这段历史,这篇文章能让你感受到计算机世界那强力的脉搏,从而让你踏上这条令人充满激情的道路。

上篇

  • Unix起源
  • Unix分裂
  • Unix的法律纠纷
  • GNU开源组织
  • Linux横空出世
  • Linux今天的领袖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6 人打了分,平均分: 5.00 )
Loading...
Windows 7 的新粉丝 Linus Torvalds

Windows 7 的新粉丝 Linus Torvalds

正当Windows 7 开始热卖的时候,正当广大北美用户抱怨Windows 7的销售价格,在东方要比西方便宜很多的时候。我们著名的Linus Torvalds来到了日本东京的一个软件商店里“庆祝Windows 7的Release”,难道他是去那里买一份便宜的Windows 7?

Linus Torvalds 在一个日本的软件商店

Linus Torvalds, 图片来自一个未经确认的 Yodobashi 商店, Tokyo, Japan. 来源: Jim Zemlin/The Linux Foundation (点击看大图)

这个图片目前还没有新闻报道,不过已有很多来源可以参考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5 人打了分,平均分: 5.00 )
Loading...
Linus Torvalds 语录 Top 10

Linus Torvalds 语录 Top 10

linus torvalds下面是Linux的创始人Linus Torvalds的一些言论,这是我个人认为最有意思的10句。如果你想看更多的Linus Torvalds说过的话,你可以看看他在维基百科上的词条:Linux Torvalds。我们在下面给出中英文对照,希望你能喜欢。

“Really, I’m not out to destroy Microsoft. That will just be a completely unintentional side effect ” (真的,我并不是想要干掉Microsoft,如果真是那样了,那完全是一个无意的副作用)——”The Way We Live Now: Questions for Linus Torvalds”, 接受《New York Times》的采访, 2003-09-28.

“Only wimps use tape backup: _real_ men just upload their important stuff on ftp, and let the rest of the world mirror it”(只有愚昧的人才会用磁带来做备份,真正聪明的人会上传他们最重要的东西到FTP服务器上,而剩下事情是,让世界各地的人来镜像这些东西)——(1996-07-20). 在linux.dev.kernel 新闻组上的一个贴子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8 人打了分,平均分: 5.00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