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绩效考核

我看绩效考核

(本来,这篇文章应该在5月份完成,我拖延症让我今天才完成)

前些天,有几个网友找我谈绩效考核的事,都是在绩效上被差评的朋友。在大致了解情况后,我发现他们感到沮丧和郁闷的原因,不全是自己没有做好事情,他们对于自己没有做好公司交给的事,一方面,持一些疑义,因为我很明显地感到他们和公司对一件是否做好的标准定义有误差,另一方面,他们对于自己的工作上的问题也承认。不过,让他们更多感到沮丧的原因则是,公司、经理或HR和他们的谈话,让他们感觉整个人都被完全否定了,甚至有一种被批斗的感觉。这个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因为我也有相似的经历,所以,我想在这里写下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对一些绩效考核的感受。先放出我的两个观点:

1)制定目标和绩效,目的不是用来考核人的,而用来改善提高组织和人员业绩和效率的。

2)人是复杂的,人是有状态波动的,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轻易否定人,绩效考核应该考核的是事情,而不是人。

我个人比较坚持的认为——绩效分应该打给项目,打给产品,打给部门,打给代码,而不是打给人。然而现在的管理体制基本上都是打给人,而很多根本不擅长管理的经理和HR以及很多不会独立思考的吃瓜群众基本上都会把矛头指向个人,所以,当然会有开批斗会的感觉。

 

举几个例子

为了讲清楚我的上述观点,请让我先铺垫一下,先说几个例子吧,韩寒的例子我就不说了。

苏步青同学在小学时成绩很糟糕,全班倒数第一。

华罗庚同学上学时数学还考不及格,要不是王维克老师的鼓励并让他爱上了数学,他可能也就完全埋没了。

郑渊洁上学时,老师要求写《早起的鸟有虫子吃》,郑渊洁唱反调写《早起的虫子被鸟吃》,再加上数学老师发难,于是被开除了。从此郑渊洁没有上过一天学。

列夫尔斯泰大贵族出身,2岁丧母,9岁丧父,16岁上大学,大学三年级自动退学回家进行改革。在青年时期不好好读书,考试不及格,留级。他赌博、借债、鬼混……

这个的例子太多了,我从另一个方面举几个体育运动相关的例子,可能年轻的朋友都不知道,可以问问你们的父母。

80年代,中国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体育运动员,比如:体操王子李宁,打破过世界跳高记录的朱建华,还有乒乓球世界冠军马文革,还有羽毛球世界冠军赵建华,记得有一年参加世界比赛,他们全输了,而输的还很惨。于是国内的一些媒体和民众开始骂他们,甚至说他们是民族的败类、耻辱,还有很多人找上门要教训他们……

如果我们把绩效分比做在学校里的考试分,那么你是否会和我一样认为,考试的成绩只能代表这个人对这些知识点的掌握或理解,而且仅仅在这个时间点,根本不代表这个人根本就不行,更不代表他一直不行。因为挂科太多被学校开除的同学,并不见得这些人在社会上就无活生活下去,反而,他们中的有些人可能会考试成绩好的人还活得好。不是么?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还少吗?

所以,当我看到某HR说某老员工——“他今天要不自己离开,未来一年也一定会因为绩效问题而被公司开了的”,除了感到居然有人类可以预知他人未来的可笑之外,我感到是一种悲哀,一种管理体制上的悲哀,我感到了在这HR考评背后一股非常强的暗流和不可见的力量让她干出了这样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好些公司还考评价值观,价值观无可厚非,我觉得一个企业的价值观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考核价值观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和传统势力唱反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被定性为价值观有问题被迫害的人也是多了去了。被批斗被侮辱被毒打的老舍;因为同性恋问题,被迫害而自杀的图灵;因为不同意教会观点被监禁8年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最终被烧死的布鲁诺,…… 这样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新的时代里不应该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无论大小。

考核价值观最大的问题就是非常容易的上纲上线,也非常容易的被制造政治斗争,也非常容易的扼杀各种不同思想,老实说,这从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洗脑的手段——通过对人制造一种紧张或恐惧而达到控制思想的目的。

 

对公司和管理者想说的话

下面我来谈谈绩效考核我的一些观点。在谈这个观点前,你可以移步看一下这篇新闻报道——《绩效主义毁了索尼》。而近年来,“放弃绩效考核”的斗争已经从科技企业中的Adobe、戴尔、微软、亚马逊,席卷到德勤、埃森哲、普华永道等咨询服务类企业。甚至通用电气(GE)——曾经的绩效管理的鼻祖,也宣布抛弃正式的年度绩效考核。在刚过去的2016年,腾讯的张小龙对微信事业群发出“警惕KPI”的呼声;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将百度的掉队归咎于“从管理层到员工对短期KPI的追逐”;雷军干脆宣布小米“继续坚持‘去KPI’的战略,放下包袱,解掉绳索,开开心心地做事。”;王石也在个人微博中感慨:“绩效主义像企业的脓包”。

绩效考核在本质上就是像学校教育以分数论英雄,而忽略员工的成长和素质教育是一个道理。当学生和老师只关注考试分数时,而只有考试分数来评价老师和学生的优良中差时,老师和学生就会开始使用一些非常形式的方式来达到这个目标,比如:死记硬被,记套路,题海战术…… 而学习的能力的考评彻底地沦为了一种形式主义。反而,分数考的越高,脑子越死。(注:美国现行教育是不允许通过学生考试成绩来评价老师的能力的)

近几年来,一些大公司开始使用 OKR – Objectives, Key Result ,但是在实践过程中,我发现好些公司用OKR,本质上还是KPI –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因为OKR里面有一个Key Result,用来衡量 Objectives 的结果指标。于是,使用者习惯性的设置上了KPI。我个人认为 OKR 有三个非常大的特性:0)由员工提出,1)以目标为导向。2)全员共享。

举个例子,OKR可能会是制定成下面这个样子的:

Objectives:增强用户体验,

Key Results:

1)用户操作步骤减少20%以上,

2)客服减少40%以上工单,

3)用户99.9%的系统操作的响应时间为100ms以下

然后,把这个目标分解给产品、用户体验、技术团队,形成子的Objectives并关连上相应的父级的Key Result,比如,产品部门定义的Objectives:1)优化注册流程,减少2个步骤,2)优化红包算法,让用户更容易理解,3)提高商品质量,减少用户投诉。后端技术团队定义的Objectives: 1)定义SLA以及相关监控指标,2)自动化运维,减少故障恢复时间,3)提高性能,吞吐量在xxxqps下的99.9%的响应时间为xxms ……

这个Objective会从公司最高层一直分解到一线员工,信息完全透明,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所有人被分解到目标,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为什么样的目标而奋头,而每个人也可以质疑,改进,建议调整最高层的目标和方向。而不是领到的是被层层消化过的变味的二手,三手甚至四五手的信息。

而 KPI 最大的问题就是用 OKR 里的 Key Results 拿来当目标,从而导致员工只知道要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理解目标,工作也就成了实实在在的应付!

松下公司早在1933年,就召集168名员工,把松下未来250年的远景规划目标公布于众,从1956年开始,就定期宣布并解读自身的“五年计划”,帮助每位员工的目光从眼前的短期利益移开,树立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也促进了松下的可持续性发展。

然而,今时不同往昔,随着产品周期的不断缩减、竞争对手的持续涌入、高新技术的频频迭代,企业的战略的变化与调整变得更加频繁,朝令夕改的经营策略已经成为兵家常态。 在这一过程中,有多少员工了解调整之后的战略呢?员工的绩效指标又根据战略调整多少次了呢?

KPI本身是一种被动的、后置的考察,在工作完成之后考察员工的行为是否符合标准。因此,员工对于公司的目标漠不关心,只关心自己的KPI,因为这才是自己的最大的利益,为了达到KPI,有的员工开始不思考,并使用一些简单粗暴的玩法,其实这样既害了公司,也害了自己。自己的成长和进步也因为强大的 KPI 而抛在了脑后。

当然,KPI 绩效考核一般来说,不一定会毁掉公司的,相反,对于喜欢使用蛮力的劳动密集型的公司来说,可能还有所帮助,然而,KPI毁掉的一定是团队的文化和团队的挑战精神,以及创新和对事业的热情,甚至会让其中的人失去应有的正常的判断力(分不清充分和必要条件,分不清很多事的因果关系)。

 

对职场人想说的话

那么,对于个人来说,如何面对公司给自己的绩效考核呢?如何面对他们的绩效考核呢?

还是用学校考试分数来做对比,如果说,用考试分数论英雄,一个人考高分就是绩效上的人才,考不及格的人就是人渣,这对吗?当然不是。也许仅于对于考试来说可以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但是对于整个人生来说,考试成绩和一个人在这个社会里的的成就并没有非常直接的因果关系。面对现实的社会,最终很多成绩好的人为成绩差的人工作的例子也有很多很多了。

我想说什么?我想说的是——用一颗平常心来面对公司给你打的分数,因为那并不代表你的整个人生。但是,你要用一颗非常严肃的心来面对自己的个人发展和成长,因为这才是真正需要认真对待的事。

换句话说,如果要给一个人打绩效分,那不是由一个公司在一个短期的时间时打出来,而是由这个人在一个长期的时间里所能达到的成就得出来的。

就像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 在 2009年时面试Facebook时没有面试通过,然而在 5 年以后,他把自己创办的公司以190亿美元卖给了FaceBook。阿里巴巴的马云不也一样吗?找工作各种被拒,开办的第一个公司成绩也不好,20年前,一堆人都说马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然而,后面呢?反过来说,也很多职业经理人在公司里绩效非常好,然后到了创业公司却搞得非常的糟糕,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这就像动物一样,有的动物适合在水里生活,有的动物适合在陆地上,鱼在陆地上是无法生存的,你让老虎去完成游泳的工作,你让鱼去完成鸟类的工作,你能考核到什么呢?我们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环境,找到适合自己的环境才是最关键的!与其去关注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不如去寻找适合自己的环境。

所以,一个特定环境下的绩效考核并不代表什么,而那些妄图用绩效考核去否定一个人的做法,或多或少就是“法西斯”或“红卫兵”的玩法

好了!让我们不要再说绩效考核了,让我们回到,真正让自己提高,让自己成长,让自己的强的话题上来吧。这里,我需要转引一篇文章《Do the Right Thing, Wait to get fired》,文中提到《 Team Geek》这本书中的一句话

做正确的事情,等着被开除。

谷歌新员工(我们称做“Nooglers”)经常会问我是如何让自己做事这么高效的。我半开玩笑的告诉他们这很简单:我选择做正确的事情,为谷歌,为世界,然后回到座位上,等着被开除。如果没有被开除,那我就是做了正确的事情——为所有人。如果被开除了,那选错了老板。总之,两方面,我都是赢。这是我的职业发展策略。

注明一下,“做正确的事,等着被开除”并不是一句鸡汤,而是让你变强大的话。因为强者自强,只有强者才能追求真理,而不是委曲求全。

嗯,考试分数不是关键,别人对你的评价也不是关键,自己有没有成长有没有提高有没有上一个台阶才是关键。KPI不是关键,OKR也不是关键,有没有在做正确的事,这才是关键!不是这样吗?

其它

我大学四年级时,觉得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当时想干点以后再以没有机会干的事。想来想去,就是上学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不及格过,于是我任性了一把,挂了一个科,去补考了一下。挂科的时候也收到一些同学的笑话,还有老师的批评,不过,这让我感觉我的学校经历更完整了。因为,这让我在22岁的时候,就经历并大概明白了一些人生的道理。

从98年工作到2013年来,就像一个好学生一样,我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工作绩效问题,反正还经常在工作中成为标杠型的人,然并卵,只有自己成长才是最真实的感觉。“做正确的事,等着被开除”,这可能是我迄今为止在职场里做的最疯狂也是最正确的事了。因为,这让我有更多的经历,让我从正确的事中得到提高,也让我内心变得越来越强大,也让我找到了更具挑战的事,更让我对自己有更清楚的认识。

最后,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怼我,所以,最后我还想留段话,留给那些还是想通过绩效来否定人的人。

如果你对我的绩效或技术能力有怀疑,没问题,那么希望你能做到下述我已做到的事,再来喷我,谢谢!

在你40岁,在父亲病重,孩子上学问题、房贷并未还清、你是全家唯一收入来源之类的中年危机的情况下,辞去你现在的工作,不加入任何一家公司,不用自己的任何一分钱积蓄,不要任何人的投资和帮助。只通过自己的技术能力,为别人解决相应的技术难题(不做任何无技术含量的外包项目),来生存养家,并除了能照顾好自己的家人没有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之外,还能再养活3个每人年薪36万元的工程师

请问这样的绩效能打个几分呢?呵呵。

当然,不管怎么说,我还有很多路要走,还有很多不足,我还要继续努力。所以,我挑了一条对我来说最难走的路,作死创业……

(全文完)


关注CoolShell微信公众账号可以在手机端搜索文章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酷 壳 – CoolShell ,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访问 酷壳404页面 寻找遗失儿童。 ===——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69 人打了分,平均分: 4.80 )
Loading...

我看绩效考核》的相关评论

  1. 陈大大这篇文章写的真好,也正是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工作时存在的疑惑。非常佩服您的态度和价值观,谢谢!

  2. 虽然我呆的初创公司没绩效。但创始人不懂技术,自上而下一股官僚气息。大家做事还是在完成变相的绩效。但只要是我负责的项目,代码评审,烂代码重构,都不能少。虽然一开始进度缓慢,上司总是催进度。我试图和他们谈清楚利害无果,程序员和商人的思想差距太大了。我现在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可能我也受了洗脑——“做正确的事情,等着被开除。”

    1. 在这样环境下可能你无法生存,但是你在做正确的事,为你点赞。另外,有很多伟大的公司是非常喜欢你这样的做事的方法的,良禽择木而栖!

    2. 1.国内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这样的,对创业公司而言首先就是生存。懂技术和尊重 重视技术是两码事。
      2.学会从产品到技术和大家聊利害,而不是技术到产品。跳出程序员的代码范围看问题。
      3.积累

      1. 总感觉爱因斯坦那段怪怪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630987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5%B0%94%E4%BC%AF%E7%89%B9%C2%B7%E7%88%B1%E5%9B%A0%E6%96%AF%E5%9D%A6

        年仅16岁的爱因斯坦参加了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1895年入学考试,这时的他比大多数考生至少要小两岁。虽然他在数理科部分得到高分,但没有通过考试的文科部分。理工学院院长建议他先完成高中学业,隔年9月,他成功通过瑞士高中毕业考试。1896年,年仅17岁的爱因斯坦获准进入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师范系数理科学习物理

        1. 看爱因斯坦传也可以看到我们国内关于他的一些事情是谣传,虽然有点影响文章严谨度。但我觉得浩哥文章质量还是很好的。要是能改掉更好。

  3. 时代和年纪不同,不能简单类比。
    如果爱因斯坦活在当今时代,如果他已二十六七,我不相信他能坦然接受别人对他的否定。如果他不去争取肯定,只是’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然后等着被开除’,那么我怀疑他能否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

    并非在埋怨时代太浮躁,而是我真的等不及了。

  4. 看了博主不少文章,收获不少。我觉得选择创业的都是有自己梦想的,希望博主的事业越来越好啦~~

  5. 刚毕业,进了一家外企,也采用 kpi,并且最近 kpi 最低的那位没有奖金,现在整个项目组都在讨论对策,什么均摊、轮流啥的,简直好笑!

  6. 不能赞更多!做自己喜欢的正确的事,努力提高自己,使自己进步,其它都是浮云。

  7. 让我想起大约两个月前,一个蚂蚁金服的工程师找我聊天,这位同学毕业后就到了蚂蚁金服,最近连续两次3.25,他担心得很,觉得离开蚂蚁是件对自己今后影响很大很大的一件事。问他具体情况,发现也是因为他负责的那块东西需要推动别人,但那不是人家的 KPI,加上又忙乎自己的 KPI,顾不上他,他性格内向得很,就再次拿了3.25。

    我跟讲他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没有谁能决定你的路走得好坏,只有我们自己。对于以前的绩效考核,放下它,那些未必就是很合理的评价标准。

    一直听耗子哥的建议,闲时精心看书实践,不断提升自己。谢谢耗子哥,祝你家人都健康,事业蒸蒸日上。

  8. 我知道这样片面地量化一个人的价值是错误的 , 也是我一直厌恶的 .
    但是作为一个普通国内大学的计算机专业二年生 , 我还是想对现实谈一谈自己的感受 . 虽然我自己的感受可能并不能代表大家的想法 , 我还是忍不住想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生分享下自己看过这篇文章之后的一些想法把 .
    我学的是软件工程专业 , 进入大学两年了 , 之前因为及其厌恶应试教育而没有好好学过一丁点公共课 , 觉得自己来上这个专业是来学专业知识的 , 不是来和你扯什么高等数学 物理 和 马克思 的 . 自己有时间就瞎学技术 , 瞎逛技术博客(笑=v=) , 甚至在期末考试之前明明靠抱佛脚可以涉险过关的 , 我硬是在这个时候搭了自己的第一个博客 , 因此前三个学期挂了 4 门课 .
    到了第四个学期 , 校园生活过半了 , 我依然厌恶着这种评判人价值的方法 , 但是我不知从哪学会更加理性 , 更加深远得思考了 . 思考之后 , 我发现我这种做法完全没有意义 , 最基本的 , 我想要本科毕业 , 高数之类的基础课是绝对要过的 , 再想深造的话 , 想考研或者出国更是不用说 .
    所以对于我未来的发展来说 , 这些课是无论如何都要补回来的(虽然依旧很讨厌应试式的考核方式) . 今年 , 第四学期 , 我把挂掉的课全补回来了 .
    我发现我之前做的那一切更多的不是自己的一种反抗 , 而是一种盲目的逃避 .
    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最缺少的就是对自己的规划(很感谢博主再次提醒我规划的重要性) , 从而因厌恶的心理做出了幼稚的毫无目的的行为(我对挂科的感悟应该比博主更深 , 笑)
    我现实生活中的同学更是有不少人把这种逃避无限放大 , 因为讨厌考试 , 而直接放弃学业 , 在寝室里整天打游戏自甘堕落 . 问起他们的未来 , 他们说是应试教育毁了他们 , 这我也认同 , 但是一边没日没夜的打游戏 , 一边用这样孱弱的话语来告诉我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
    因此我想警醒自己 , 也想给对该死的考核(应试)制度破口大骂 , 但却不愿好好面对现实规划自己的人提个醒 —— 制度有错 , 但是绝对不是骂完就了事的 , 但是为什么不从本身出发 , 寻找打破这种现状的可能呢 ?

    我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 , 可能会有很多不严谨的地方 , 也可能会冒犯到一些人(抱歉啦) , 但是我在这里写下评论是希望和大家交流的 , 也希望各位前辈大佬能给我一些建议 , 谢谢 .

    PS : 题外话 , 我上次在 guanyuhan426 那里看到了一句这样的话 “世界是适者生存 , 而非强者生存” , 实在有点震撼到了

    1. @yx17

      谢谢你的分享。你说的没错,很多我逃课只是逃避,只是畏难,而不是为了真正的学习。

      正如我在文中说——用一颗平常心来面对公司给你打的分数,因为那并不代表你的整个人生。但是,你要用一颗非常严肃的心来面对自己的个人发展和成长,因为这才是真正需要认真对待的事。

      另外,你引用的—— “世界是适者生存 , 而非强者生存”,我给你另外一句,适者只是为了生存,而只有强者才能追求理想

      1. @陈皓

        谢谢您回复我的留言

        我在刚上大学时就是因为不知道重心该放在课业上 , 兴趣上 还是 专业上 才迷失了自己 .

        会迷失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好好考虑和规划过未来 , 甚至从没想过这个角度思考 , 这样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 很多人就是这样一生都被外界的评价所绑架

        我相信未来进入社会也是一样的 , 外界给我打的分是一个参考 , 且仅仅只是一个参考 , 我们要做的是把自己的眼光放高放远 , 根据自己的情况结合外界的参考认真对待自己的未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以上的很多感悟都是拜托您的文章您的回复才能悟到或加深理解的 , 真的很感谢您

        PS : “世界是适者生存 , 而非强者生存 —— 适者只是为了生存,而只有强者才能追求理想” ,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最适者 , 目前也不是强者 , 所以我常常为了思考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而陷入焦虑 . 您送我的这句话我接下了 , 再加上您40岁了面对诸多压力还能做出如此决断的事实 , 帮我消除了最后一丝疑虑 , 不再为这种问题困扰 —— 就算我这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强者 , 但我会一直为了成为强者而努力规划并完善自己的 , 谢谢

  9. 我感觉绩效考核跟直接领导有很大的关系,所以领导决定你的绩效,同时领导决定你未来的发展,比如在没有需求和目标的情况,就会乱打乱撞,撞得好,还可以炫耀下,撞得不好,你的工作就等于0,有些领导不会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比如一个新来同事,第一天给他分了几个bug,重要的是这个bug是这个产品的核心流程,该同事不仅需要梳理整个的流程,还要搞环境搞代码,熟悉使用的工具,代码规范,代码就不说了,封装了一层对象缓存层,搞得极为复杂,对新手而言,就会有紧张感,bug放在手里就觉得总有事,必须改完,但是在领导眼里,你没搞完,说明你不行,然后即使你搞了很多,人家也觉得你还是不行,偶尔来个谈话说,不好好干,你就会被开!对一个老同事也这么说!感觉都成了公司的一种文化氛围了,还有由于线上服务不稳定,提出一次线上故障(比如:你上线后,有bug,但是影响了线上用户) 罚款至少罚款1000,搞得同事心惊胆战!所以,我觉得领导很重要,知道要做什么,怎么去做,谁来做,这样整个团队的绩效就会上去!

  10. 作为一名看客,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即可,像文字错误之类的,并不是作为评论的关注点,更多的应该是看完之后学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博主码字不易,辛苦了!博主每有新文必是精品,非常欣赏博主的这一风格。说到绩效博主已经在文中说的极好了,无论是文中的“两个观点”还是后面引述的经典例子都非常的有价值,我觉得写文章就应如此,让人看过后有收获,有感触,从中获得帮助和力量就更可贵了!

  11. [用一颗平常心来面对公司给你打的分数,因为那并不代表你的整个人生。但是,你要用一颗非常严肃的心来面对自己的个人发展和成长,因为这才是真正需要认真对待的事。] 谢谢浩哥分享~

  12. 大学最后一堂专业课上,老师说,你们接下来的路可能顺利,也可能很难,肯定会有迷茫的时候。但是,如果实在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记得坚持做正确的事情,这样总不会错……

    很多时候,却发现迷茫的点,不在于坚持不坚持所谓正确的事情,而是在三人成虎的言论中,自己都开始怀疑,究竟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确的方向。

    sigh~

  13. 看评论,觉得“陈大大”这个名称起的好,敬仰!原来陈大大是这样生活的呀,希望多写一些个人生活的文章,谢谢!~~

    拜读~

  14. 另外,您的这种工作模式也应该公开出来,使得更多的辛苦的程序员们能在拼搏的时候,多照顾照顾家人,也是很好的。
    谢谢!~

  15. “绩效分应该打给项目,打给产品,打给部门,打给代码,而不是打给人”——很赞同这个观点,项目、产品做不好,用户不会说某某子系统好、某某子系统不好,也不会说某某人OK,某某人不OK,而是感谢性的说“都TMD是垃圾”。
    我现所在都公司就是政治斗争略严重,每个人、每个部门似乎都再自扫门前雪,把利害关系分得清清楚楚,典型的KPI考核人。。。
    很感谢耗子哥的文章,。就像工作中老大哥的指点迷津,无论是思想观点亦或技术理论都受益匪浅。

  16. 好文!我非常赞同绩效考核不是考核人的观点。关于KPI和OKR,我也有一个自己的观点:就是真正有效的,是从Objective-KR-Execution-Measurement-Objective这个反馈环的速度。做对的事情,实际上就是经常检查Key Results是否真的符合Objective。KPI就是只有Performance Indicator,而很少回头看看真正的目标。这一点,在OKR中应该经常进行。如果反馈得慢了,就靠近KPI一点,效果就减弱一点。

  17. 对于OKR层级细化,非常认同。

    一个抽象的目标是没办法被执行的,而在抽象目标具体化的的时候,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偏离,甚至违背最初的抽象目标。

    其中一个原因,抽象目标的执行者可能也是抽象的,是一个群体,在目标具体化的时候,执行者也在具体化,执行者会因为个人因素而扭曲目标,或者因为他不知道最开始的抽象目标了,而只是盲目的具体化上一级目标。

    所以有层级存在的话,在具体化的时候,可以评判每一层的具体化是否违背了最初的目标,是十分有意义的。

    个人拙见,见笑了

  18. 一家公司大了以后,总会招到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这些普通人更在乎「不患贫而患不均」,所以必须有一个方法让他们觉得分配制度是公平的。无论是 KPI 还是 peer review + calibration 都一样。如果一个老板聪明,他会在制定制度时考虑如何兼顾那些不普通但很有价值的人,因为这些人拿去跟普通人按照简单规则做公平分配其实不公平,为此必须给他们制定很特别的规则。

  19. >>>>>>>>>>>>>【阿里巴巴技术招聘】<<<<<<<<<<<<<
    招聘部门: 菜鸟网络集成中间件
    招聘岗位: 资深研发(P6),技术专家(P7),高级专家(P8)
    岗位职位: 负责全球数据集成的解决方案
    薪资待遇: 工资+年终奖+期权
    工作地点: 杭州市
    岗位要求:
    1. 本科或以上学历,至少3年以上开发经验,有中间件和大型系统基础件开发经验者优先。
    2. 扎实的Java/JEE知识基础和功底(重点包括包括JVM、类装载机制、多线程并发、IO、网络等),有比较优秀的动手能力,具有代码洁癖者优先。
    3. 良好的面向对象设计能力,对系统的高可用和高复用有一定的经验和理解。
    4. 有过SaaS/PaaS平台核心系统设计经验优先。
    5. 熟悉分布式技术(包括缓存、消息系统、热部署、JMX等)优先

    简历投递:xuesong.xs@alibaba-inc.com

  20. 您好,我是环球人力资源智库(ID:ghrlib)的编辑丸子,公号粉丝75W,头条阅读2-5W。文中对绩效考核的理解和阐述生动独到,环球将按照文末的要求转载发布本篇内容,并注明作者及来源,在这里做一下说明,非常感谢您!

  21. 挂科让经历完整,这个太没必要了。举个抬杠点的例子,都没吃过屎吧。。。

  22. 看到这篇文章觉得很好,不过我想说的一个看法,一个人不能单方面去看待,比如,许多人说啥啥不懂技术等啥的,其实如果你换个觉度想,也许你也会这样,假如你是一个农民,你只会种西瓜,你的西瓜很好吃(舔啥的,反正很完美),但是你的西瓜卖不出去,那样不就等烂,就是你能卖,又可能卖得不多,同时很多人不喜欢这样的品质或者想吃西瓜制作的其它,其实这些在一家公司里面有着一一的对应,技术、产品、销售,如果你单纯那样想你就是一个农民,这些都是我以前在外包带项目时那边的老大对我说,感触很多。

  23. 之前在 infoQ初心 中认识的老师,非常棒,是晚辈们学习的榜样。芝兰生于空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喜欢这种纯粹,喜欢喜欢…

  24. 为耗子哥鸣不平,想起他被干掉后,内网上发的hr采访正明和霸爷的文章,《谈谈为什么让他离开》。正明是老大,位子在那儿说什么都可以,霸爷说的那叫啥话呀,陈浩跟你平级又不是你下属,一副教训下人的口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