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绩效考核

我看绩效考核

(本来,这篇文章应该在5月份完成,我拖延症让我今天才完成)

前些天,有几个网友找我谈绩效考核的事,都是在绩效上被差评的朋友。在大致了解情况后,我发现他们感到沮丧和郁闷的原因,不全是自己没有做好事情,他们对于自己没有做好公司交给的事,一方面,持一些疑义,因为我很明显地感到他们和公司对一件是否做好的标准定义有误差,另一方面,他们对于自己的工作上的问题也承认。不过,让他们更多感到沮丧的原因则是,公司、经理或HR和他们的谈话,让他们感觉整个人都被完全否定了,甚至有一种被批斗的感觉。这个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因为我也有相似的经历,所以,我想在这里写下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对一些绩效考核的感受。先放出我的两个观点:

1)制定目标和绩效,目的不是用来考核人的,而用来改善提高组织和人员业绩和效率的。

2)人是复杂的,人是有状态波动的,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轻易否定人,绩效考核应该考核的是事情,而不是人。

我个人比较坚持的认为——绩效分应该打给项目,打给产品,打给部门,打给代码,而不是打给人。然而现在的管理体制基本上都是打给人,而很多根本不擅长管理的经理和HR以及很多不会独立思考的吃瓜群众基本上都会把矛头指向个人,所以,当然会有开批斗会的感觉。

 

举几个例子

为了讲清楚我的上述观点,请让我先铺垫一下,先说几个例子吧,韩寒的例子我就不说了。

苏步青同学在小学时成绩很糟糕,全班倒数第一。

华罗庚同学上学时数学还考不及格,要不是王维克老师的鼓励并让他爱上了数学,他可能也就完全埋没了。

郑渊洁上学时,老师要求写《早起的鸟有虫子吃》,郑渊洁唱反调写《早起的虫子被鸟吃》,再加上数学老师发难,于是被开除了。从此郑渊洁没有上过一天学。

列夫尔斯泰大贵族出身,2岁丧母,9岁丧父,16岁上大学,大学三年级自动退学回家进行改革。在青年时期不好好读书,考试不及格,留级。他赌博、借债、鬼混……

这个的例子太多了,我从另一个方面举几个体育运动相关的例子,可能年轻的朋友都不知道,可以问问你们的父母。

80年代,中国有一批非常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