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轶事趣闻 > 偷了世界的程序员

偷了世界的程序员

2010年12月1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57,595 人阅读    

本文译自美国时代(time.com)的《The Men Who Stole the World》,原作者:Lev Grossman。相当有传奇色彩,读起来很爽,翻译过来。译得不好,还请大家指正。本中的四个程序员可能并不是那么声名显赫,而且也很不老实,或许算不上成功,不过他们的确改变了世界。而本文有分析了互联网上P2P的那些事,相当的有参考价值

2010年12月17日更新:修改了一些错误,理顺了一些语句。
2010年12月19日更新:增加了一些插图。

————————正文————————

十年前,有四个年轻人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他们使用的并不是法律或是武器或是金钱,而是使用软件来改变世界。他们当时有着激进和极具破坏性的想法,并把这些想法付诸于代码,在Internet上以免费自由方式发布。这四个人,没有一个完成了大学学业,却奠定了今天我们习惯的数字媒体环境的基础。然后,因为各种原因,他们也迅速地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1999年,美国东北大学的一个叫Shawn Fanning的一年级新生开发Napster,从此,成为了P2P文件共享和不需要大型机构或零售商就可以获得音乐的先锋和范例。《时代周刊》和《财富》把他放上了封面。那时,他在19岁。

就在同一年,一个挪威的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 Jon Lech Johansen,他和另两个今天都不为人知的程序员,写下了一个程序解密了商业的DVD,而他成为了全球盛名的“ DVD Jon.”,那年,他只有15岁。

而在1997年,Justin Frankel,一个亚利桑那州塞多纳的18岁的黑客,开发了一个免费的MP3播放器——WinAmp,其成为了Windows操作系统上装机必备的软件,并造就了主流数字音乐的革命。在他发布的第18个月内,1500万人下载了这个软件。而三年后,Frankel 开发了 Gnutella,一个P2P的文件共享协议,没有中心结点,不像 Napster,其不可能被关闭。目前有上百万人还在使用它。

2001年,Bram Cohen, 当年 26 岁,开发了一个P2P的文件传输共享协议—— BitTorrent,其以全新一流的架构全面优化了网络上大文件的共享和传输效率。 BitTorrent 也变成了整个Internet上发布大数据和文件的一个标准。

在 2000年代的上半段,《时代》采访了这四个程序员。那个时候,看起来他们要以数字化动乱把整个复杂的传统媒体娱乐平台给拆除,而对有版权的电影,音乐和电视的收费则变得困难和不可能,那些艺术家也将无法从他们作品得到报酬,整个娱乐业包括时代华纳也将被炸为平地。而盗版业则借着这四个程员的软件侵袭了美国公司。

“毕竟”,我们在2003年报道到:“在整个信息经济中,不可能所有的信息都是免费的”。如果毁灭正在来临,那么, Fanning, Johansen, Frankel 和 Cohen 将是那“四骑士”(译注:启示录中的四骑士传统上被解释为瘟疫、战争、饥荒和死亡)。

Shawn Fanning(左) 和 Bram Cohen(右)

没有毁灭

毁灭并没有发生。但是整个娱乐业因此而改变,而这些改变的复杂性和逐渐演进超出了我们的期望。这些发生的故事,海盗王们的事,对于今天数字化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有非常高的参考和教育价值。Fanning, Johansen, Frankel 和 Cohen 现在都硅谷运作着自己的小的,合法的软件公司。他们现在没有在做和盗版有干系的事情——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没有。

Fanning,四个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回复我们的采访请求的人,他较早地退出了毁灭传统唱片业的事业。在2001年,Napster因为不堪众多关于其协助并煽动版权侵权的法律诉论的重压,而不得不关闭。2002年,Fanning 创办了新的服务 Snocap —— 他尝试把文件共享合法化,在和相关的唱片公司合作下,Snocap 赋予消费者对其下载作品给于创作者报酬的权利。

但是,到那个时候,免费自由的文件共享程序像病毒一样的增涨,而用户则热衷于更换他们的音乐硬盘。他们仅在2001年8月一个月内就交换了30亿个文件。而要从这些文件交易中收到钱是根本不可能的。是的,要和免费竞争是很难的一件事。 Fanning 创造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搞不定的怪物。

所以,他停止继续尝试Snocap下去。 Fanning 的下一个项目是给游戏玩家的社交网络叫 Rupture,最终,他在2008年时以1500万美金把其卖给了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 ——这是他的第一次发薪日。他现在又于2008年11月开了一个公司 Path, 其主要提供给iPhone手机进行照片分享的服务。

而Napster呢?今天他还在。这个商标在破产拍卖时被卖了,然后再被卖了,但其再也没有被 重建。现在其被  Best Buy 运营,其是 iTunes 的竞争者,其口号是—— “More than just a music store.” (不仅仅只是音乐商店)

没有盗版的人


作为 Gnutella 的作者, Justin Frankel 是 Fanning 合法的继任者。不像 Fanning,他很早就收获了他的第一桶金。在1999年,当WinAmp大放光芒的时候,AOL买了WinAmp和他的公司——Nullsoft,价格应该在1亿美金左右。这让 Frankel 在20岁的时候就非常富有。当然,他也成了AOL的员工。

但这并不是很匹配,在Nullsoft, Frankel的做法是把软件开发到极致,然后免费发布出去。而在 AOL,软件的商业销售威胁并压倒了软件本身。“我致力于的产品,就像这样,我们不愿意金钱的掺入,我们正和其它公司做这笔交易,所以,产品也只能是这样的结果”,他回忆到,“没有人真正地去关心用户的体验是怎么样的”。

与此同时,Frankel 用他的业余时间开发 Gnutella 。这是一个很有才的软件,不像Napster,其是真正的分布式,没有中心服务器,这样,也没有那个“关闭按钮”让那些律师按。在2000年3月的时候,Gnutella上线,其发了一个贴子:“看见没?AOL也能给你一些好的东西!”,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换来AOL对其忠爱,而一大堆互联网公司在那时试图并入大的媒体公司,在Napster被诉讼的中期,2004年,他离开了AOL。

然后,他开始干了些有趣的事:他离开了他的成功地,他不用 Gnutella,也没有花一毛钱,就算是10年以后也是这样。 LimeWire —— 最流行的 Gnutella 客户端 —— 号称有 5千万用户。“当我开发它的时候,我最初主要是想用其在验证一下是否可行。所以我也不想从其中获益”,他说,“所以,甚至我和它一点关系也没有也说得通,其就是一个概念”。

Frankel 他最近从旧金山搬到了纽约城,现在全心打理自己的公司 Cockos (别问为什么叫这名),这是一个关于音频产品套件,叫 Reaper。他坚持不懈地改进着它,并且他和他的用户保持着很近的关系,其用户数大约是几万人。“当前的策略我们并不想发展用户数量”,他说,“我们只是在享受目前的过程,并在做正确的事情”。他并不同意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geek,而滚石在2004年时对他则是这么认为的。“我不觉得盗版是很危险的”,他说,“根本上来说,大众的商业模式总是依赖于对所有事情的强控制——尤其是那些有瑕疵的模式。而作为一个软件开发者来说,多少会产生一定程度的盗版”, Gnutella 对他来说已是远古的事情了。“数字化盗版:它毁了唱片业了吗?没有。唱片业适应了吗?当然,很多人会说得更好。你应该更关注质量,以及更小一些乐队,等等这类的事”。

“至于音乐流行和排行这么大的市场,这点盗版算什么?” 他边说边笑道, “我希望就是这样。”

四眼怪兽

在这四骑士中,只有 Bram Cohen他现在还在致力于其10年前的那个项目。他是 BitTorrent的创始人和首席科学家,而一个令人敬佩的旧金山的公司希望能把Cohen的这个令人瞠目的高效的内容分布式技术变成商业化应用。

这是一个奇特的公司:其合法的业务建立在一种仍然可能被用来进行大规模版权侵权的技术上。即使像 BitTorrent这样被8千万用户安装了的东西,其看上去还是像刚刚开始创业一样。 在BitTorrent上有相对较小的一部分是完全合法的 —— 最近的一个研究表明完全合法的部分占11%。而在这11%中,有更少的一部分产生了BitTorrent的收入。

就像 Fanning 的 Snocap 一样,Cohen 试图把其BitTorrent从大量的盗版领域转移到合法的领域,这样才能挣到钱。2007年是BT发展最震动的一年,BitTorrent成为了20世纪福克斯、派拉蒙、华纳兄弟 和 米高梅 影业公司的合作伙伴,和他们一起共同形成了 Torrent Entertainment Network,主要提供电影,电视,电子游戏的购买和零售。

就像 Fanning一样, Cohen 明了要摆脱盗版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容易。“所有的和它有关的事都是灾难”,他说到。Torrent Entertainment Network 于2008年底关闭。回想起来,你能明白这为什么不行。 BitTorrent在用户友好上做得还不够,并且,在其底层也不够有效率。它可以很快地像病毒一样地移动大量的数据。然后,当你要在上面算钱的时候,你不得不把速度给降下来,然后跟踪并控制其下载流,还和使用一些很扯淡的诸如“数字版权管理(DRM)”之流的技术,其大量地限制了用户那些是可以干的,哪些是要买的。

“我从这次失败中学到了很多很多的教训”, Cohen 悔恨地说。他现在的策略是只和那些只需要他的BT中的“快速”和“病毒式分布”的人合作。“与其去和那些内容提供商合作,为他们加上特权,以扩展我们的渠道,我们还不如直接获取那更大的渠道,那里的人更喜欢更为开放的方式”。

迄今,对些感兴趣的独立电影制片商叫 Four Eyed Monsters (四眼怪兽)和 一个叫 Pioneer One 先驱者一号)的电视剧集的创作团队。说起来有点沮丧:Cohen正坐在一个消防水带上,一个程序员所梦想的成功的技术却失控了,而大的玩家又不想来玩。

以他的编码天份,Cohen可以很容易的进入一家大型的公司。但那并不是他的风格。“我的确需要一定的自由度”,他说。他现在正在开发一个全新的事情——一个P2P的实时数据流的系统,而不是分散的文件。这个项止将可能有巨大的潜力,尤其在新闻、体育等事的互联网上的现场直播。当然,他还在维护着 BitTorrent,但他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上面。他说:“当我开发它的时候我就知道没错”。

简单之道

那么,在去年,盗版导致了什么?在美国,每个人都认为盗版对内容制造者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坏。一份去年四月份美国审计署的报告,非常牵强地把盗版和滞销给联系在一起,但其结果尚无定论。

打击盗版在今天扁平化的世界上并不那么成功。无政府主义的世界观加上那些无与伦比的代码,不可能在那些合法的津津计较的商业界里传播。好的代码应该给用户有不同的选择,用户使用他们也并不一定是对行业有益的。而你真正需要的是向那些合法商业界挑战,挑战他们那些限制用户做用户想做的事的那种独裁性。(译注:这让我想到了腾讯360还有敏感词)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唱片业的灾难是不会发生的。Steve Jobs 在 2003年4月28日,那段时间是互联网文件共享井喷的时候,Apple揭开了iTunes Music Store的面纱。在那个时候,我们都觉得iTunes不可能成功,就像Snocap以及他和它类似的项目都以失败告终。这是因为,你怎么可以可能和免费竞争呢?

但是iTunes 确实成功了。Apple无情地强调着简单和有魅力的用户接口,以及有乔布斯对唱片业的那强有力的谈判,造就了一个最新型的专业的服务,其可以让你放心地下载并传输音乐。的确是做到了,尽管其是收费的,而且我们的购买需要和DRM(数字版权管理)扯上关系并限制我们。

于是,我们看到了可以和免费竞争的东西——简单(译注:个人以为可能还需要加上一点时尚)。Napster, Gnutella 和 BitTorrent 从来没有在用户友好度上到达像Apple那样的境界。从来没有人在网上检查并整理那些文件内容,所以,当那些众多的文件被共享时,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文件加杂时广告,色情,木马,病毒以及其它一些垃圾。当乔布斯为我们提供了那条简单之路,我们接受了。很明显,自由太过头——至少数字媒体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让那些年轻的海盗王们认真学习的教训。就像 Fanning, Frankel 和 Cohen一样, 其实,Jon Lech Johansen 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海盗。他没有因为想把好莱坞搞破产而去帮助破解DVD,他这样做是因为他想在他的电脑上看电影。他的电脑安装的是Linux操作系统,而1999年,在Linux上根本没有可以用来播放DVD的程序,所以,他和他的伙伴们决定自己写一个,所以,他们不得不先把DVD给解密了。

当美国电影协会( 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发现了DVD被破解的这个事,其向挪威政府控告 Johansen,并拘留了他。 他在奥斯陆(挪威的首都)受审两次,不过两次都被宣告无罪。因为他解密的DVD是他付费购买的。

但Johansen真正的明白消费者对其购买的数字媒体的权利,这就好像一本书一样——我们可以不断的使用这本书,或是把这本书借出去,这是我们的权利。2005年, Johansen 去了加利福尼亚,在那里,他逆向工程了 FairPlay,这是苹果公司的用来保护其多媒体文件的DRM类软件(译注:这是苹果公司用来加密iPod的工具)。之后,他注意到了苹果公司产品的用户体验是多么的迷人,所以,他在想,应该把这些东西带给全世界给那些更为无序的非苹果的产品。

“我们看到这世上有很多很多的产品,但其并没有像他们那样良好地运作”,Johansen说,那时他26岁的程序员。“所以,我们应该开发一个系统,其可以让这些设备的整合起来并给消费者他一个相当不错的用户体验”。

所谓的 “我们”,就是 Johansen 自己的公司—— doubleTwist,这个公司于2007年创建。 doubleTwist 软件是免费的,是一种像罗塞塔石一样的为数字多媒体软件文件开发的软件——它是可以翻译,和谐并组织大约500种不同设备的文件,把他们放在一起并提供一个相当漂亮的接口。其6月份, doubleTwist 摧出 Android App,当时就有超过50万的用户下载了(译注:大家可以Google一下,好评如潮)。去年, doubleTwist 开始了他的政变打出了这样的广告:“The Cure for iPhone Envy. Your iTunes library on any device. In seconds.”(嫉妒iPhone的对策。你的iTunes库可以在任何设备上,只需几秒钟。)它这个条幅挂在了苹果在旧金山的旗舰店的外墙上。

Johansen 拒绝承认他和盗版有关系。“至于我被所指责的,真的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他说。“我支持公平使用,意思是你的确是需要合法地获得内容,但你应该有权利使用任何一款设备或是应用程序来查看那些内容”。 Johansen 像所有的海盗王一样,他总是能写好的代码,而这些好的代码给了人民使用的权力。这才是盗版灾难不会发生的真正原因。盗版永远不希望所有的音乐和电影或是其它的东西成为免费的,他们想要的“free”其实是自由!

————————————正文结束————————————

最后一句话是点睛之笔,作者对这个世界的认识真是相当的透彻。所以,加粗了。我个人理解本文带给我如下的启示:

  1. 年轻就应该豁得出去,就应该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想法,并付诸于行动。
  2. 互联网上的盗版永远不会停止,与其说是盗版,其后面则是自由和无政府主义。
  3. 自由过度并不是那些利益集团所希望的,并可能会让你惹上麻烦,不过这世界总是因此而改变。
  4. 版权限制和免费并不是最好的,而最根本的是尊重用户的自由权以及不断地化繁为简以改善用户的体验。

另,题外话,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招人,有一天,一个同事和我说,“现在的这些程序员怎么回事啊?我问他们:‘你心目中的最牛的程序员是谁?’,居然回答不出来,有人说是Bill Gates,还有人说是马云,气死我了……”。我想想也真是可笑,难道,Dijkstra,Linus,Ken Thompson,Dennis Ritchie,Richard Steven,Bjarne Stroustrup…… 这些人不认识吗?就知道有钱人,哎,这个时代真是个文化缺失的年代!。

推荐本站的几篇文章:Unix传奇(上篇)Unix传奇(下篇)计算机编程简史图黑客的价值观

其实细想一下,不单单是我国的计算机文化都是那些肤浅的大公司的文化,我们整个国家的公司,社会和人都是很肤浅的。

最后还是送给大家那句话——真正让我们成为局域网的不是那个墙,而是我们自己的肤浅

(全文完)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酷 壳 – CoolShell.cn ,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访问 酷壳404页面 寻找遗失儿童。 ===——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45 人打了分,平均分: 4.91 )
Loading ... Loading ...
  1. will
    2013年8月2日10:04 | #1

    那是肖恩·帕克,另一位napster创始人@spam

  2. will
  3. 2013年11月20日13:44 | #3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编程牛人。 但答案绝不是盖茨和马云。盖茨还能说得过去 马云跟编程有一毛钱关系吗

评论分页
1 2 3363
  1. 2010年12月16日15:53 | #1
  2. 2010年12月16日18:48 | #2
  3. 2010年12月17日16:13 | #3
  4. 2010年12月17日16:41 | #4
  5. 2010年12月30日00:54 | #5
  6. 2010年12月30日00:59 | #6
  7. 2011年1月24日11:28 | #7
  8. 2011年1月31日14:41 | #8
  9. 2011年4月28日12:51 | #9
  10. 2011年8月15日09:00 | #10
  11. 2011年12月17日22:19 | #11
  12. 2012年6月8日20:49 | #12
  13. 2012年6月26日08:18 | #13
  14. 2012年12月18日20:46 | #14
  15. 2013年2月17日19:24 | #15
  16. 2013年11月10日23:27 | #16
  17. 2013年12月18日04:17 |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