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自己“墙”了自己

别让自己“墙”了自己

这一两周与几个朋友聊天,有年轻的90后,也有大叔级的70后,这些人在我看来都是很有能力的人,但是一些喜好过于强烈,让我不经意地回顾了我工作20年来身边的人,有发展得好的,也有发展的不好的,有些人是很可惜的,因为限制他们的不是其它人,也不是环境,而是自己,所以,很想写下这篇文章。(注:这篇文章可能会是一篇说教的文章,所以,可能会让你看着犯困,所以,我会尽量地短一些,而且尽可能多讲故事,少道理,这里的故事,全是真实发生的)

几个故事

2019年年初,我面试了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93/94年出生),这个小伙子特别有灵性,也很聪明,计算机专业出身,也很喜欢技术,基础和学习能力也很好。在我这20年来认识的人中,如果他能呆在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我保证不出三年,他会成为他们同龄人中非常出色的技术人员,如果有个好的舞台有一个好的团队带他,他的未来会非常成功。然而,这个小伙子有两大喜好:1)只愿(或是说被迫)呆在一个毫无IT的环境的三/四线城市,2)对技术有非常大的偏好,只喜欢Go语言,非常不喜欢其它的语言,比如:Java(离开Java的世界,基本上离开了做架构的世界(相关解释见文末))。

他的这两个喜好,足以让一个未来会很优秀的人毁掉,因为,这个时代没有限制他,他的能力也没有限制他,但是他的意识完完全全地限制了他。

  • 他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放在了很烂的项目上,就算能用一些新的技术,他也只能算是自娱自乐,在实验室中玩玩具罢了。
  • 他把自己的技术栈封闭起来,而直接放弃了这个时代最具工业化的技术Java,对于一个好的程序员来说,同时掌握几门语言和技术完全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封闭了自己的视野。

实在是非常可惜,我本来是可以为他介绍到一些很不错的公司的,但是他这样的习性,等于自己把自己未来的门给关上了,虽然我跟他长谈过,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叫醒不想醒的人……

  • 视野、环境和舞台,对一个人的限制是非常大的。井蛙不知道大海,被空间维度所限制;夏虫不知道冬天,是被时间维度所限制;圈养的动物没有斗志,是被自己意识所限制。
  • 偏见和不开放,对一个人的限制是真正有毁灭性的。主动让自己成为一个瞎子和聋子,主动把自己的能力阉割掉,这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想想大清的闭关锁国是如何让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给毁掉的……

我还有个同学,他的技术并不差,就算呆在昆明这种很落后的地方,他也非常地好学,学习英文,学习各种新技术,对技术没有任何的偏好,喜欢C/C++/Java/Python/Shell,同样喜欢前端Javascript,对基础知识非常地踏实,他在技术上没有限制自己的潜力,有什么就学什么。后来,我带他玩Docker/Go/K8S……分布式架构,他也上手的很快……像他这样的人,技术能力完全没得说,比我还大一岁,44岁了,还是一样的天天追代码细节,看Youtube的各种大会,翻github里的各种issue和pull request……

我同学这人,拥有了成为一个技术牛人几乎所有的条件:基础知识过硬,细节扎得深,面很广,学习能力强,有英文能力,逻辑思维能力不错,非常的自律,执行力也很强,抓得住重点……然而,只有一个小问题,就是没有到大公司历练过,我三番五次叫他从昆明出来,但是最终他都呆在昆明这个城市没有出来,因为有所谓的家庭约束。然而,我身边还有好些人,把自己家从北京搬到上海,从上海搬到深圳,从厦门搬到深圳……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像他这样的能力,在哪个公司都会是主力和骨干,对于一个公司的主力和骨干来说,家庭上的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都是有很多解的……

另外,我这个同学还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任何事情都是先想到不好的事,他关注负面的东西会胜于正面的东西,而且他还有一定的社交恐惧,怕与人相处和交流,时间越长越害怕,甚至有时候直接跟我说,“我就是不想改变”这样的话……其实,我以前也是一个很害怕与人交流的人,面试的时候,我根本不敢正眼看面试官一眼,也不知道与人怎么交流。但是,我与他不一样,我努力克服,不断地面试,与人面对面的交流,到一线技术客服接用户的电话,在公司里做分享,慢慢地到外面分享……3-5年就完全克服掉了。

其实,很多事情,完全是有解的,也没有必要担心,自己的心理障碍也是可以克服的,重点就是自己愿不愿意,只要愿意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是不断的摸爬滚打坚持了。

  • 不限制自己的人,会穷举各种方法来解决问题,限制自己的人,只会找各式各样的问题或借口。
  • 不限制自己的人,会努力改变自己的问题和缺陷,限制自己的人,会放任自己。

另外几个故事

我还有另外几个故事(活到四十多,能看到好多人十几年的发展过程,感觉有点上帝视角了)

我还有一个以前团队里的一个小伙,人是很聪明,但就完全就是野路子,他对技术没有什么偏好,一个PHP程序员,做那个Discuz!论坛,公司被并购了,转成Java,开始研究Java的各种细节,对技术从来没有什么偏见,有什么就玩什么,每做一个项目,就算是一样的他都要用新的技术做一遍,然后跟着我做云计算,我教他TCP,教他C/C++,后来一起玩Docker/Go,等等,反正是一点就通,他是我见过学习能力最强的人。但是,有一个事他一直与我的想法不一样,就是我希望他先把软件设计好,再写代码,他非常不能理解,他习惯于直接动手开干,然后有什么问题就整什么问题,我也很难教育他。

有一天,他电话面了一下Facebook,电话面了15分钟后对方就放弃了,他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然后,他就开始找菲利宾人练英文口语了,我也让他做算法题,然后,他才发现,一道连算法都不是的纯编程题都提交几次都过不了,等他做完了Leetcode最初的那151道题后,整个人都改变了,写代码前认认真真地在纸上把程序的状态,处理时序以及可能遇到的一些条件先罗列出来,然后,进行逻辑设计后,再写,从此,他就开启他更大的天地了。我后来把他推荐给了微软,先在中国的Bing,在中国升好2-3级,然后去了美国的Azure,现在听说他准备要跟 k8s 的 co-founder Brendan Burns 混了(虽然,他现在还在印度人手下,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未来能玩多大,因为今年他才33岁,而且非常聪明)

他以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我叫他出来,他也不出来,后来因为一些办公室政治的原因不得不来找我,于是我就带着他玩了两年,跟他讲了很多外面的世界是怎么玩的,他这个人也是一个相当不善于社交的人,但是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