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标签: Programmer

让我们来谈谈分工

让我们来谈谈分工

Division of Labour昨天,我看到一个新闻——雅虎取消了QA团队,工程师必须自己负责代码质量,并使用持续集成代替QA。 同时,也听到网友说,“听微软做数据库运维的工程师介绍,他们也是把运维工程师和测试工程师取消了,由开发全部完成。每个人都是全栈工程师”。于是,我顺势引用了几年前写过一篇文章《我们需要专职的QA吗?》,并且又鼓吹了一下全栈。当然,一如既往的得到了一些的争议和嘲弄;-)。

有人认为取消QA基本上是公司没钱的象征,这个观点根本不值一驳,属于井底之蛙。有人认为,社会分工是大前提,并批评我说怎么不说把所有的事全干的,把我推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另外,你千万不要以为有了分工,QA的工作就保得住了。

就像《乔布斯传》中乔布斯质疑财务制度的时候说的,有时候,很多人都不问为什么,觉得存在的东西都是理所应当的东西。让我们失去了独立思考的机会。分工也是一样。

所以,为了说完整分工这个逻辑。请大家耐住性子,让我就先来谈谈“分工的优缺点”吧。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01 人打了分,平均分: 4.37 )
Loading...
Leetcode 编程训练

Leetcode 编程训练

LeetCodeLogo (1)Leetcode这个网站上的题都是一些经典的公司用来面试应聘者的面试题,很多人通过刷这些题来应聘一些喜欢面试算法的公司,比如:Google、微软、Facebook、Amazon之类的这些公司,基本上是应试教育的功利主义。

我做这些题目的不是为了要去应聘这些公司,而是为了锻炼一下自己的算法和编程能力。因为我开始工作的时候基本没有这样的训练算法和编程的网站,除了大学里的“算法和数据结构”里的好些最基础最基础的知识,基本上没有什么训练。所以,当我看到有人在做这些题的时候,我也蠢蠢欲动地想去刷一下。

于是,我花了3-4个月的业余时间,我把Leetcode的154道题全部做完了。(这也是最近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写博客的原因,你可以看到我之前做的那个活动中有几个算法题来自于Leetcode)有人说我时间太多了,这里声明一下,我基本上都是利用了晚上10点以后的时间来做这些题的。

LeetCode的题大致分成两类:

1)基础算法的知识。这些题里面有大量的算法题,解这些题都是有套路的,不是用递归(深度优先DFS,广度优先BFS),就是要用动态规划(Dynamic Programming),或是拆半查找(Binary Search),或是回溯(Back tracing),或是分治法(Divide and Conquer),还有大量的对树,数组、链表、字符串和hash表的操作。通过做这些题能让你对这些最基础的算法的思路有非常扎实的了解和训练。对我而言,Dynamic Programming 是我的短板,尤其是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在推导递推公式上总是有思维的缺陷(数学是我的硬伤),通过做了这些题后,我能感到我在DP的思路上有了很大的收获。

2)编程题。比如:atoi,strstr,add two num,括号匹配,字符串乘法,通配符匹配,文件路径简化,Text Justification,反转单词等等,这些题的Edge Case, Corner Case有很多。这些题需要你想清楚了再干,只要你稍有疏忽,就会有几个case让你痛不欲生,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让你的代码会写得又臭又长,无法阅读。通过做这些题,可以非常好的训练你对各种情况的考虑,以及你对程序代码组织的掌控(其实就是其中的状态变量)。还记得我在《函数式编程》中说的,程序中的状态是你程序变得复杂难维护的直接原因。

我觉得每个程序员都应该花时间和精力做这些题,因为你会从这些题中得到很大的收益。做完这些题后你一定会明白下面几个道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05 人打了分,平均分: 4.51 )
Loading...
互联网之子 – Aaron Swartz

互联网之子 – Aaron Swartz

Aaron_Swartz_profile 1986年11月8日,有个叫Aaron Swartz的人在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州出生。因为他父母创办了一个软件公司,所以,Aaron在3岁的时候就接触到了电脑,然后就着迷了。

我们先通过Aaron Swartz 的青少年时期来看一下他是怎么样的一个天才:

12岁的时候Aaron就创建了一个类似于Wikipedia式的网站(那时还没有Wikipedia),13岁的时候,Aaron赢得为年轻人而设,创作教育及协同非商业网站的ArsDigita Prize比赛首名。 奖品包括参观麻省理工学院及与网际网路界的知名人士见会。

14岁的时候,他就成为了RSS1.0的开发组的一员。(后来,他和 John Gruber一起开发了Markdown)

15岁的时候,进入W3C的 RDF 核心工作组,并写了RFC3870——这个文档描述了一个新的media type – “RDF/XML“,用于定义互联网上的“语义网络

17岁进入斯坦福大学,1年半后,18岁的时候因为受不了教条式的教育缀学,并通过Y Combinator公司的夏季创办人计划成立Infogami软件公司,在那里,他设想了一个Wiki平台来实现他的Internet Open Library——一个开放的网络图书馆。并写了著名的web.py 开发框架。但他觉得自己太年轻,还要有一个合伙人,于是Y Combinator建议他和Reddit合并。于是他在19岁的时候成了Reddit的创始人

虽然Reddit不挣钱,但是相当火,当他20岁的时候(2006年10月),他们把Reddit卖给了Condé Nast出版社,据说挣到了百万美金。然后,他去了这家出版社工作,受不了办公室的那种工作环境,2007年1月离职。

但是,你能想得到这么天才的一个人,于2013年1月11日自杀了么?那年他才26岁。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34 人打了分,平均分: 4.78 )
Loading...
「我只是认真」聊聊工匠情怀

「我只是认真」聊聊工匠情怀

(感谢网友 @Hesey小纯纯 投稿  博客 | 原文链接

老罗的Smartisan T1手机发布会很多人应该都看了,发布会的最后老罗凝视着自己的工匠自画像,半晌没说话,随后转过身,慢慢离开舞台,屏幕下方只留下一句话:

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

这一瞬间让我想起93年「狮城舌战」的主角蒋昌建,在「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的总结陈词最后,以顾城的名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把整个辩论赛的氛围推向高潮。

而老罗的这句话,和这句话背后的工匠背景,却以另外一种无声的却震人心魄的力量,敲打着每一个在场的,或是观看着整个发布会的观众的心绪。

「工匠情怀」,我深有体会,就像我在 面向GC的Java编程 一文中所提到的:

优秀程序员的价值,不在于其所掌握的几招屠龙之术,而是在细节中见真著。

如果我们可以一次把事情做对,并且做好,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追求卓越,为什么不去做呢?

追求卓越,追求完美,追求细节的极致。小时候看到那些修表匠,握着一个小螺丝刀,或是看着电工,用烙铁沾着锡和松香,在那一小寸的世界里,把坏了的地方修好,那种专注的眼神,觉得很厉害。

现在再去回想那些工匠工作的场景,越发觉得钦佩。在我老家有一家刻章的店,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在那开了很多年了。前段时间需要刻一个章,发现那家店还在,于是走进去,门口坐着一个老人,我确实记不得当年是不是他,不过看这岁数八九不离十。我以前在别的地方刻的章,都是在电脑里设计完图案后,激光刻蚀。但那次老人却是用的手刻,我着实惊呆了。只看他拿出一块红色的印底,右手持着刻刀,开始一下一下地刻着。虽然老人连话都不怎么说得清了,但是工作时那专注的神情,和精湛的手艺,以及最后成品那比机器更完美的效果,着实让我心里非常动容。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81 人打了分,平均分: 4.31 )
Loading...
从Code Review 谈如何做技术

从Code Review 谈如何做技术

(这篇文章缘由我的微博,我想多说一些,有些杂乱,想到哪写到哪)

这两天,在微博上表达了一下Code Review的重要性。因为翻看了阿里内部的Review Board上的记录,从上面发现Code Review做得好的是一些比较偏技术的团队,而偏业务的技术团队基本上没有看到Code Review的记录。当然,这并不能说没有记录他们就没有做Code Review,于是,我就问了一下以前在业务团队做过的同事有没有Code Review,他告诉我不但没有Code Review,而且他认为Code Review没用,因为:

1)工期压得太紧,时间连coding都不够,以上线为目的,

2)需求老变,代码的生命周期太短。所以,写好的代码没有任何意义,烂就烂吧,反正与绩效无关。

我心里非常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我觉得我是程序员,我是工程师,就像医生一样,不是把病人医好就好了,还要对病人的长期健康负责。对于常见病,要很快地医好病人很简单,下猛药,大量使用抗生素,好得飞快。但大家都知道,这明显是“饮鸩止渴”、“竭泽而渔”的做法。医生需要有责任心和医德,我也觉得程序员工程师也要有相应的责任心和相应的修养。东西交给我我必需要负责,我觉得这种负责和修养不是”做出来“就了事了,而是要到“做漂亮”这个级别,这就是“山寨”和“工业”的差别。而只以“做出来”为目的标准,我只能以为,这样的做法只不过是“按部就班”的堆砌代码罢了,和劳动密集型的“装配生产线”和“砌砖头”没有什么差别,在这种环境里呆着还不如离开。

老实说,因为去年我在业务团队的时候,我的团队也没有做Code Review,原因是多样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刚来阿里,所以,需要做的是在适应阿里的文化,任何公司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任何公司的做法都有他的理由和成因,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初来者,首要的是要适应和观察,不要对团队做太多的改动,跟从、理解和信任是融入的关键。(注:在建北京团队和不要专职的测试人员上我都受到了一些阻力),所以跟着团队走没有玩Code Review。干了一年后,觉得我妥协了很多我以前所坚持的东西,觉得自己的标准在降低,想一想后背拔凉拔凉的,所以我决定坚持,而且还要坚持高标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208 人打了分,平均分: 4.77 )
Loading...
X-Y Problem

X-Y Problem

X-Y Problem

对于X-Y Problem的意思如下:

1)有人想解决问题X
2)他觉得Y可能是解决X问题的方法
3)但是他不知道Y应该怎么做
4)于是他去问别人Y应该怎么做?

简而言之,没有去问怎么解决问题X,而是去问解决方案Y应该怎么去实现和操作。于是乎:

1)热心的人们帮助并告诉这个人Y应该怎么搞,但是大家都觉得Y这个方案有点怪异。
2)在经过大量地讨论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后,热心的人终于明白了原始的问题X是怎么一回事。
3)于是大家都发现,Y根本就不是用来解决X的合适的方案。

X-Y Problem最大的严重的问题就是:在一个根本错误的方向上浪费他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示例

举个两个例子:

Q) 我怎么用Shell取得一个字符串的后3位字符?
A1) 如果这个字符的变量是$foo,你可以这样来 echo ${foo:-3}
A2) 为什么你要取后3位?你想干什么?
Q) 其实我就想取文件的扩展名
A1) 我靠,原来你要干这事,那我的方法不对,文件的扩展名并不保证一定有3位啊。
A1) 如果你的文件必然有扩展名的话,你可以这来样来:echo ${foo##*.}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11 人打了分,平均分: 4.68 )
Loading...
编程能力与编程年龄

编程能力与编程年龄

程序员这个职业究竟可以干多少年,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很多人都说只能干到30岁,然后就需要转型,就像《程序员技术练级攻略》这篇文章很多人回复到这种玩法会玩死人的一样。我在很多面试中,问到应聘者未来的规划都能听到好些应聘都说程序员是个青春饭。因为,大多数程序员都认为,编程这个事只能干到30岁,最多35岁吧。每每我听到这样的言论,都让我感到相当的无语,大家都希望能像《21天速成C++》那样速成,好多时候超级有想和他们争论的冲动,但后来想想算了,因为你无法帮助那些只想呆在井底思维封闭而且想走捷径速成的人

今天,我们又来谈这个老话题,因为我看到一篇论文,但是也一定会有很多人都会找出各种理由来论证这篇论文的是错的,无所谓了,我把这篇文章送给那些和我一样准备为技术和编程执着和坚持的人。

论文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篇论文《Is Programming Knowledge Related to Age?》(PDF链接),这篇论文是两个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两个人Patrick Morrison 和 Emerson Murphy-Hill 对StackOverflow.com上的用户做了相关的数据挖掘得出来的一些数据。(我们知道StackOverflow.com上的数据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用来分析和统计,所以这篇论文的真实性是有的)

数据采样和清洗条件如下:(数据全量是1694981用户,平均年龄30.3岁)

  • 15-70岁之间的用户(这年龄段的用户被称做“Working age”),当然,有很多用户没有输入年龄,这些用户都被过滤了。
  • 用户在2012年内都回答过问题。因为StackOverflow在2012年对问题和答案的质量要求得比以前高了一倍,所以更能反映程序员的真实水平。
  • Reputation声望在2-100K之间。(注:StackOverflow的用户Reputation是得到社会认可的,在面试和招聘中是硬通货币。比大学的学分更有价值)

上述的条件一共过滤出84,248名程序员,平均年龄:29.02岁,平均Reputaion在1073.9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98 人打了分,平均分: 4.81 )
Loading...
加班与效率

加班与效率

微博上看到了这么一个贴子,就像以前在《腾讯,竞争力 和 用户体验》中批评过腾讯说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员工加班一样,我顺着Winter的回复也批评了一下这个微博——

靠加班超越对手?!劳动密集型么?我要是对手的话,我就来趁机挖人了,直接摁死你……//@寒冬winter: 当一个管理者的智慧无法衡量一支团队的产出的时候,他就会把“工时”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死死抱住——这是他唯一听得懂的东西了。”

然后,@玄了个澄的在微博里at我说,他在微信里看了@Fenng 关于加班的言论,希望我评论一下。我看了一下大辉的文章,虽然写得有点散乱,但是我和他的一些观点还是很类似的,我主要在这里加强一下我的看法。

关于加班

认为加班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或是超越对手的手段,是一种相当 Ridiculous 的想法。这说明管理者们已经想不到自己公司的核心价值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107 人打了分,平均分: 4.65 )
Loading...
IoC/DIP其实是一种管理思想

IoC/DIP其实是一种管理思想

关于IoC的的概念提出来已经很多年了,其被用于一种面象对像的设计。我在这里再简单的回顾一下这个概念。我先谈技术,再说管理。

话说,我们有一个开关要控制一个灯的开和关这两个动作,最常见也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实现会是这个样子:

然后,有一天,我们发现需要对灯泡扩展一下,于是我们做了个抽象类: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这个开关可能还要控制别的不单单是灯泡的东西,我们就发现这个开关耦合了灯泡这种类别,非常不利于我们的扩展,于是反转控制出现了。

就像现实世界一样,造开关的工厂根本不关心要控制的东西是什么,它只做一个开关应该做好的事,就是把电接通,把电断开(不管是手动的,还是声控的,还是光控,还是遥控的),而我们的造各种各样的灯泡(不管是日关灯,白炽灯)的工厂也不关心你用什么样的开关,反正我只管把灯的电源接口给做出来,然后,开关厂和电灯厂依赖于一个标准的通电和断电的接口。于是产生了IoC控制反转,如下图: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35 人打了分,平均分: 3.91 )
Loading...
“C++的数组不支持多态”?

“C++的数组不支持多态”?

先是在微博上看到了个微博和云风的评论,然后我回了“楼主对C的内存管理不了解”。

后来引发了很多人的讨论,大量的人又借机来黑C++,比如:

//@Baidu-ThursdayWang:这不就c++弱爆了的地方吗,需要记忆太多东西

//@编程浪子张发财:这个跟C关系真不大。不过我得验证一下,感觉真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基类的析构这种情况不能 调用,就太弱了。

//@程序元:现在看来,当初由于毅力不够而没有深入纠缠c++语言特性的各种犄角旮旯的坑爹细枝末节,实是幸事。为现在还沉浸于这些诡异特性并乐此不疲的同志们感到忧伤。

然后,也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理解:

阅读全文 Read More

好烂啊有点差凑合看看还不错很精彩 (51 人打了分,平均分: 4.24 )
Loading...